解读巴萨裁判门影响:当前受罚可能性不大未来的潜在损失不小

从昔日里3年2个西甲冠军,欧冠8强起步,到3个赛季无缘西甲、连续2年欧冠小组赛出局,沦落到欧联杯赛场,巴萨这些年的滑坡让人伤心。

好不容易等来联赛里领先皇马9分,有望单赛季加冕西甲、国王杯和西超杯的小三冠,却因为“裁判门”事件,让迎来曙光的红蓝军团,再一次陷入新的麻烦。

在3年前的2020年春天,巴萨管理层出现内部分裂。原本被认作是巴托梅乌系下一届主席大选候选人的罗松,连同其他5名董事会成员提出辞职。

罗松在采访中爆出猛料,在巴萨“公关门事件”中,存在越权分批支付公关费用的行为。他与巴托梅乌分道扬镳,要求公开审理其中的“贪污”,并决定以个人身份参加之后一届巴萨主席大选。

在这之后,巴托梅乌强势清洗董事会,赶走托姆巴斯和罗松,同时请来普华永道对“公关门”进行调查,给出一份129页的详细报告,认定巴萨没有参与诽谤球员和他人的活动,也没有发现任何财务腐败行为。

遭遇诽谤起诉的罗松,第一时间公开道歉。他的“认输”,让自己的形象受损,在此后的大选中不再被人所关注。

值得一提的是,就像巴萨俱乐部在遭遇“裁判门”质疑后,俱乐部官方声明中所用词“普遍行为”一样,“公关门”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在欧洲足坛也并不少见。

就在世界杯开打前,法国媒体爆料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聘请一家名为“数字大兄弟”的公司注册一组Twitter账户,来按照他们的要求进行舆论宣传(其中包括抹黑拉比奥特和他的母亲、攻击离任的前巴黎总监恩里克,以及多次传播有关内马尔的负面消息)。

在拉波尔塔上任巴萨新主席后的第一个月,前任巴萨主席巴托梅乌因为涉嫌管理不当、贪腐和洗钱等罪名被加泰罗尼亚警方带走,不过在第二天就被释放。

当天巴萨俱乐部官方发布公告:积极配合当局调查取证。随后警方带走了大量的文本原件、合同、巴萨高层之间的往来邮件和手机聊天记录。

经过反复调查和取证后,巴托梅乌依旧自由身(只是骑自行车健身时摔断了锁骨),但有关巴萨的内部资料不断被曝光。

从球员合同原件,到这一次给裁判门主角支付“咨询费”,巴萨有了不少意想不到的麻烦。

在欧洲足坛,哪怕黑客找到犯罪证据,但只要曼城拒绝欧足联的调查小组查阅合同就能打赢官司。巴萨俱乐部当初配合西班牙警方调阅海量俱乐部文件,或许是一个不明智的决定。

“裁判门”只是一个开始,巴萨管理层高估了西班牙警方对信息保密的操守,今后或许还会有其他的新麻烦。

此次爆发的“裁判门”事件,是因为从2001年到2018年期间,巴萨向时任裁判技术委员会的二号人物、副主席内格雷拉旗下的DASNIL 95和NILSAT公司,共计支付730万欧元的“咨询费”。(联系诞生于加斯帕特时代,金额成规模和成传统的主席是拉波尔塔,巴托梅乌在2018年停止支付)

为此巴萨俱乐部、前主席巴托梅乌和罗塞尔将会成为被告,罪名是“商业持续腐败罪”(定义更接近于贿赂,不是贪污)。

对于此事,巴萨官方发布公告回应,曾经聘请外部顾问为技术部门提供西班牙其他球队青训球员的视频报告,同时由此延伸出职业裁判的技术报告来满足一线队的备战工作,这也是职业球队的普遍做法。(过去17年年均40多万欧元,用常理判断,的确也不足以控制裁判带来冠军)

巴萨俱乐部很遗憾在球队本赛季状态正佳的当口,遭遇损害球队形象的报道,对于企图抹黑巴萨的做法,球队将会采取法律手段。

在西甲联盟主席特巴斯就此事件发起责难,要求拉波尔塔辞职后,巴萨主席正面回应:“特巴斯一直在推动反对巴萨和反对我个人的运动,他撕开了自己隐藏的面具,再一次表现出对巴萨的敌意,就是他一直阻挠梅西为巴萨效力。”

同时拉波尔塔也提到了信息泄露的问题:“我们对于正在被调查案件里的数据、文件被泄露感到非常遗憾,尤其是警方和检察官甚至没有通知巴萨。”(当初如此草率地让警方拿走那么多俱乐部文件,未来的麻烦还会更多)

尽管特巴斯多次就“裁判门”事件对巴萨发起口头上的攻击,甚至多次使用“羞耻”这样的字眼。

不过他同样多次表示:“因为巴托梅乌和巴萨在2018年年中就停止支付,已经超过了西甲有关此类事件的3年追溯期,我们不可能对此进行任何体育范畴的处罚。”

虽然西班牙其他司法部门依旧有介入的可能性,不过想要定罪就需要更加充足的证据。当前检察官提出的“口头协议”(或许是通过监控得到巴萨前主席和管理团队的往来邮件和聊天纪录得到的说法),恐怕还不足以定罪。

同时对于2016-18年期间巴萨在西甲联赛范围内的具体受益点,更是很难找到有力的证据。毕竟单单是2017年,巴萨就3次遭遇门线个关键的进球,也直接导致2016-17赛季丢掉了西甲冠军。

根据媒体给出的部分信息可以看到,当前掌握的证据里,甚至有一部分显示巴萨的“被动性”。

根据《世界报》的说法,在长达17年时间里,从巴萨得到730万欧元“咨询费”的内格雷拉在2018年巴萨停止付款后,甚至威胁和勒索巴托梅乌不能“断供”。

在2020年皇马赢得西甲联赛冠军,同时因为VAR的使用方法引发广泛争议后,内格雷拉又一次主动联系巴萨:“我能在VAR的方面帮助到你们,与我合作将会让你们更好。”

综合以上信息,巴萨俱乐部短期内遭遇处罚的可能性很小,或许只会被处以罚款。

同时巴托梅乌可能面临最高4年的监禁,不过他自从2014年上任巴萨主席之后,还从没打输过官司(最近2次是在“公关门”的检查中被释放,同时在2022年年底打赢了内马尔转会案的官司,检查官全面撤诉)。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巴萨“裁判门”事件,当前的被告中只有巴托梅乌和罗塞尔这2名前主席(从2001-2018年,一共涉及加斯帕特、拉波尔塔、罗塞尔和巴托梅乌4名主席)。

拉波尔塔在2003年第一次当选主席期间,与内格雷拉之间的联系更加紧密(加斯帕特的头2年金额很低,很难被认定存在问题),同时也是在他的任期内,单年的支付金额有了3倍多的涨幅(15年一共付款730万,其中巴托梅乌的2016-18年付款140万,自拉波尔塔之后的两任主席在支付金额的涨幅上基本保持稳定)。

当下将“始作俑者”的拉波尔塔摘出被告范畴,但特巴斯却多次利用舆论发难,要求拉波尔塔辞职。

他的目的或许并不是那么简单,更多要求拉波尔塔与他“一条心”。毕竟从拒签CVC,到联手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计划发起欧超,特巴斯与拉波尔塔已经斗了好几次。

另外在前日里皇马官方公告声明对巴萨此次裁判门事件高度关注,如果伤害到自身利益,将不会排除参与诉讼来维护皇马的合法权益。

这个说法,其实不该被视为跟巴萨之间的联盟“决裂”,更像是对拉波尔塔和巴托梅乌反复使用的“普遍做法”的一种回应。

毕竟皇马跟巴萨不一样,没有因为自己敞开大门,导致大量合同和文件原件外泄,自然是明确否认自身也有类似行为。

从当前的事态发展看,西班牙足协和西甲联盟无权处罚巴萨,西班牙司法部门可以介入,但更多只能对巴萨前几任主席进行罚款和封顶4年的牢狱之苦。

欧足联或许可以参与其中,但因为跟裁判之间的联系仅限于西班牙国内,在欧洲层面处罚的可能性非常小。

跟当初曼城状告欧足联,最终在对方握有黑客截获实证的情况下,依旧胜诉的先例一样。

巴萨此次危机的源头,在于信息的外泄,这是通过掩码和数据包的方式被第三方所知晓。这同样是存在“来源不合法”的可能性,因此最终可能无法作为呈堂证供。

至少从当前信息看,裁判门事件更多只是影响巴萨的声誉和心态,对于俱乐部的实际影响或许不大,就连罚分的可能性都是微乎其微。

不过从这件事上,巴萨俱乐部内部也需要反思,为了“内斗”,就死抓100万公关费的所谓“贪污”,将俱乐部信息广泛暴露给第三方,是多么愚蠢的行为。正所谓损人不利已,还有可能在今后祸害球队很长的时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