俾斯麦卸任后表廉二世在位时间不会超过二十年最终一语成谶

站在历史的角度去看威廉二世顺水推舟让俾斯麦卸任是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但对于彼时的威廉二世来说,这可是一个正确的选择,其原因归根结底就是两人的政见不同。俾斯麦虽然以铁血政策统治了德国,但他是一个保守的封建官僚,在完成统一德国的事业以后,俾斯麦并没有兴趣继续扩张德国的领土。

在俾斯麦的政治思想中国家利益至上,为了保证德国的利益,在对外关系上俾斯麦采取的是温和而又保守的大陆政策,即建立外交和同盟关系。德国刚刚统一时,外部局势很不稳定,尤其是隔壁邻居法兰西当时很强大。

为了维护德国的利益,俾斯麦一面采取拉拢英、俄和奥地利,以孤立法兰西,另一面又假意和法兰西维持外交关系,鼓励法兰西政府在海外扩张殖民地,以此稳定德国在欧洲大陆的利益。对于这个刚刚统一的国家来说,它需要的是稳定的环境以便保持健康发展。

因此在对外关系中,俾斯麦又采取结盟政策,1873年俾斯麦和俄国与奥地利达成军事同盟的关系。这种稳定的外部环境让德国得以休养生息,迅速壮大起来,于是帝国主义思想开始在德国内部抬头,而威廉二世就是帝国主义思想的代表人物。

这个继位时30岁不到的年轻皇帝曾经十分仰慕俾斯麦,因为后者统一德国,是英雄般的政治人物。但威廉二世继位后却发现这位年迈的政客在诸多方面都并不符合自己的思想,在威廉二世看来,俾斯麦过于守旧,甚至还有点怯弱,落伍了。彼时正值殖民主义进入高潮,威廉二世颇有雄心壮志,他眼看着法国,英国和俄国在海外相继开辟广阔的殖民地。

坐立不安的威廉二世不愿落伍,不愿将来德国吃亏,所以也决心开辟德国在海外的殖民地。这个年轻的皇帝是一个狂热的帝国主义者,所以他的政策和俾斯麦是对立的世界政策。所谓世界政策,就是威廉二世妄图建立一个版图遍布世界的大帝国。

因此,威廉二世在帝国会议演讲中甚至一度公开批评俾斯麦的政策说:“俾斯麦推行的欧洲大陆政策十分狭隘,而今我奉行的是世界政策,柏林应当是世界都市柏林, 德国贸易应当是德国世界贸易,德国与世界的含义是一致的,因为世界各地都应体现德国政策”。可见在当时殖民主义盛行的时代背景下,狂热的威廉二世已经妄图建立一个“世界性的德国”,而柏林就是这个“世界性的的德国”的中心。在德意志第二帝国建立25周年之际,威廉二世更是狂热地发表极为危险的政治演说,道:“德意志帝国要成为世界帝国。在地球遥远的地方,到处都应当居住着我们的同胞,德国的商品, 德国的知识,德国人的勤奋要漂洋过海”。

由此可见,威廉二世是一个毫不逊色于希特勒的妄图统治世界的政治狂人,而他的这一言论得到了大批资本家和容克贵族的支持,反映的就是当时德国内部的阶级矛盾的利益需求。此外威廉二世还是“黄祸论”的主要倡导者,甲午战争以后,威廉二世看到中国日益衰败,而日本正在崛起,同时中国又在积极寻求改变(虽然清朝政府不情不愿)。

但总的来说,彼时的中国体量庞大,一旦改革成功,必然成为西方国家的头号强敌,加上日本又强势崛起。所以“黄祸论”在西方日益兴盛,威廉二世和俄国皇帝尼古拉二世不断交流,他还画了一幅《黄祸图》(The Yellow Peril)送给后者,并在国内大量刊登和宣传。

义和团杀洋人运动激怒了威廉二世,他派出一支两万人的远征军准备报复中国,在出征之前,这位具有强烈军国主义思想的皇帝要求他的军队像几千年前匈奴人攻打中国人一样不留余地,所以这支军队也要像匈奴人一样对付中国人,他发表演讲说:“不存在怜悯,不接受俘虏,要像1000年前的匈奴人一样……为他们自己赢得名声,他们的威名至今回响,所以要让德国的名字像这样被中国人知晓,使他们再也不敢睨视德国人。”

狂热的军国主义思想让威廉二世陷入了对扩张德国领土的幻想中,由此也导致他和俾斯麦在政见中的各种不和。而俾斯麦也不喜欢这位年轻而又莽撞的皇帝,对他的政策也时常加以批评,同时俾斯麦也知道在这位皇帝的领导下,自己必然不会再像从前那样得到重视。

1890年他主动向威廉二世递交了辞呈,提出辞去宰相一职,而威廉二世也顺理成章地同意了他的请求,还把他晋升为陆军元帅衔海军上将,实际上是个空衔,对此俾斯麦讥讽说:“奇怪得很,皇上把出类拔萃的将军任为首相,却把轻车熟路的首相捧出来当个空头元帅、将军。”

俾斯麦时代宣告结束,德国从此在军国主义的道路上越走越远。但敏锐的俾斯麦察觉到了威廉二世这种所谓“世界政策”的危险之处,因为他把德国放在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位置之上,俾斯麦已经提前预知了德国的失败和威廉二世将要面临的处境。

他是1898年去世的,而威廉二世在1918年一战失利以后被迫退位,果不其然,在第20个年头,威廉二世失去了他的皇位以及君主头衔。可见俾斯麦对于威廉二世策划的这种所谓“世界政策”的判断是多么准确,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世界政策”是一种过度狂热,不切实际的政治野心,其中纠缠着复杂的利益纠纷,而德国显然也并不具备征服世界,建立一个世界性帝国的能力。

总的来说,威廉二世基于当时殖民狂潮的背景积极推行世界政策,实际上以当时的环境和背景去看,它并不是错误的。相反之于威廉二世来说是正确的选择,因为在那样一种西方列强集体在海外开辟殖民地的背景下,年轻而又打算有一番作为的威廉二世又怎么甘心看到几个邻居肆无忌惮地吃肉,而自己只能坐在一旁干看着呢?

巨大的诱惑和利益促使威廉二世加入到瓜分世界的浪潮中来,但他毕竟不是俾斯麦这种经验老到的政客,看不到这种狂热背后蕴藏的巨大危机和风险,最终导致德国被拖入一战的泥沼里,由此遭受重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